主页 > 最新资讯 >
水果会客厅︱对话女性电影导演孙小茹
发布时间:2020-12-13 05:35 | 信息来源:波音直营平台

  孙小茹导演出生于人杰地灵的天府之国,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其所拍影片曾入选金鸡、百花奖,入围上海、香港、东京、莫斯科等多个国际电影节,也曾获得过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导演奖、最受欢迎新人奖、第二届新人电影节“女性导演单元”优秀电影奖等。其创作的电影剧本《西藏之恋》、《岗底斯》等也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地区多次获奖。电视剧剧本《小楼又东风》、《雪域雄鹰》,散文集《朝圣香巴拉》也广受欢迎和好评。

  水果:听说你最近在拍一部电影《特别小组》,这次拍的不是故事片,为什么会是一部纪录片?

  孙小茹:去年,一直在筹备两部故事片:《完美合奏》和关于一位天文学家的传记电影《灿烂的星座》。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们全年的拍摄计划。从“春节”回四川探望父母,就一直困在了老家。也就在这期间,让我有机会拍摄了《特别小组》这部纪录风格的电影。

  其实,在电影学院的时候,我虽然学习的是故事片,但一直喜欢去纪录片班蹭课。在校期间,自己也拍摄过一部《女书》的纪录短片,后来还给国外电视台的文化艺术频道拍摄过关于中国文化的系列纪录片。

  这次拍摄《特别小组》,一是因为在四川疫情解封后,它所具备的可操作性。二是被所拍摄对象深深触动。

  我觉得,在任何境况下,创作者都需要保持自己职业的敏感度和敏锐度。在现有的条件下,顺势而为,做自己想做的事!

  水果:去年你曾经代表中国第六代女性电影导演,应邀去日本大阪产业大学孔子学院举办《女性电影的交响》主题讲座,这个主题的核心思想是什么?

  孙小茹:这个主题讲座的核心思想,说大一点儿,是通过“世界女性电影”与“中国女性电影”的发展比较,来探讨女性在人类社会历史进程中的“性别成长”,以及与男性社会所形成的“交响”。这个“交响”有冲突、爱和包容。说小一点儿,就是探讨和反省个体女性的“自觉”。

  水果:14年前,我曾经有幸看了你的“女性电影三部曲”第一部《水雨童话》,记得我还和你一起参加了在北大举办的大学生电影节,《水雨童话》在那一届电影节放映反响很好,你为什么想要拍这样一部女性电影?

  孙小茹:我在《水雨童话》的导演阐述中曾写道:女性认识世界最直接,最真切的方式就是通过自己的身体。在女人的一生中,身体所带来的生理及心理变化比男人更突出更深刻。

  水果:你自己编导了“女性电影三部曲”:《水雨童话》、《完美偶像》,以及正在筹拍的《完美合奏》,这三部电影之间的关联是什么?

  孙小茹:关联是女性成长时期三个重要阶段的生理变化所带来的心理变化。表达女性从女孩到女人,再到为人之母后,身、心、灵的成长和成熟过程。是一个生命成长的历程,也是一个对世界认识和参与的过程。

  孙小茹:作为一个女性导演,我有一个梦想:我想将女人一生中的“初潮”,“初夜”,“初为人母”三个最重要的阶段通过电影来进行优美地呈现。这应该是我想拍“女性电影”的初衷。

  孙小茹:中国电影目前的现状还处于“疫情”之中。“疫情”前的商业盛世,将经过“疫情”的洗礼,更多的回归于电影本体。因为电影院,从来不是电影生存的唯一途径。

  水果:你曾经出版散文集《朝圣香巴拉》,也拍过西藏的电影《岗底斯》,为什么有西藏情结?

  孙小茹:95年,我是怀着一种朝圣的心理去的西藏,所以就有了《朝圣香巴拉》。我在那里一直呆到99年进电影学院。西藏除了让我留下了关于它的书和电影之外,最重要的是让我开始去思考生命的终极问题。在那里我知道了我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我是谁?我这一辈子,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生命的答案有了,一切就变得简单了。在西藏有很多刻骨铭心的故事,我相信它们都会进人我的书和电影里。

  孙小茹:少年时期学习过美术,后在四川美院学习过油画。《电影与绘画的互动性》是我在电影学院研究生班的毕业论文,这个题目比较大,那个时候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做完。电影的特性,会使不同的艺术家从不同角度去欣赏和热爱它。而导演这个职业,最能让我释放和燃烧!

  孙小茹:亲爱的,我们认识应该有十四年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电影胶片洗印厂《水雨童话》的媒体观影厅里。近十年最大的改变,应该是在心态上。许多事情不再强求,充满感恩,开始懂得顺势而为。

  孙小茹:每个阶段的认识不一样,看法也不一样。现阶段觉得男人可以是很好的朋友。爱情对于人生是锦上添花。好的婚姻是一种运气和修炼。

  孙小茹:我有信仰,还有电影。电影可以释放痛苦,信仰让我相信,痛苦对于人生的成长而言,是化了妆的祝福。但特别感恩,陪我一起走过痛苦的那些亲友们。生命中有很多痛苦,你必须独自面对,但他们会在身后默默的挺你,让你有安慰!

  孙小茹:我认识你14年,从时尚圈到艺术圈,一直觉得你对自己要求特别高,为什么要这么努力?你的动力是什么?

  孙小茹:2020年,从武汉到北京,疫情最严重时,你都身在其中。这一切给你最大的冲击和改变是什么?

  水果:疫情双城记带给我非一般的体验。这辈子的奋不顾身已经用完,余生只剩适可而止与三思而后行。

  孙小茹:从我们十几年前认识到现在,从外在看,你一直还是那样美丽可人。可我知道,这些年你经历了很多,比如身体的手术、亲朋好友的离世、工作和生活中的种种挫折,如何面对你的外表和内在构成的反差带给你的负面效应?

  水果:这种负面效应对我已经不构成困扰。现在的我只想做事,不想活在别人的标准里,只想活在自己想做的事情里。

  孙小茹:你曾经说过:“文字到不了的地方,绘画可以。绘画到不了的地方,文字可以。”从你花了三年多时间完成的画家《方力钧》上下两本书,你是否也在寻找一种多维度的表达方式?除此之外,你还有哪些尝试?

  水果:这应该是我写作历程中的转型之作,也是一次彻底无我的写作。确切地说,是上帝借我的手写了这两本书。在我的写作构思里,从来没有想过要写这样类型的书。这是天意。

  孙小茹:你以前出版的文艺小说,写作的内容都是青春和爱情,这也是你最擅长的写作,在《方力钧》这本书里,可以看到他和很多朋友之间深厚的情义,为什么却看不到任何关于爱情的描写?

  水果:首先《方力钧》这本书不是一本爱情小说,其次,关于爱情部分的描写,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讲述,其他任何人的道听途说都是八卦。我很严肃认真的在写一本艺术家历程的故事书,不写茶余饭后的野史。

  孙小茹:你曾经说“以爱为食,以美为生”,对于爱情和婚姻,你现在还是坚持“以爱为食,以美为生”吗?为什么?

  水果:生命其实挺虚无的,很多世俗的东西,拥有后就觉得什么都不是。除了爱和美,真和善,没有什么可以真正能够触动我的东西。这也是这辈子我对自己高要求的动力。


波音直营平台
网站地图 人才中心
Copyright © 2006-2019 YONGHUI SUPERSTORES,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中路436号 消费者服务热线:4000601933 公安机关备案号 35010202000593 法律顾问:通力律师事务所 翁晓健、张洁律师团队本站由波音直营平台建设维护